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快捷看书 > 历史 > 大魏王侯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腾挪转运

大魏王侯 第四百五十一章 腾挪转运

作者:淡墨青衫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0-05 14:34:05 来源:八一中文网

李安乐不怕辛苦的爬上了岐山,打量港口处的情形。

大片的房舍象是雨后春笋一样的涌出,沿着港口处开始建造栈桥码头,已经初现雏形。

不过才十五天不到的功夫,岐州港口已经经营的颇有一番气象了。

歧州港口就是不错的良港,地方挺大,靠岸的地方很深,只要修好码头栈桥,大船都能直接靠岸。

有一些港口大船不能直接上岸,得停在海面上,货物人员靠小船周转,那就算不得良港。

岐州当然是良港,东西二十余里,南北十余里,俱是平原,港口水流深度都很合适。

中山王至歧州后,直接到港口处,开始筹划指挥南安诸镇商民百姓转移之事。

现在在李安远眼前的是转移的府军将士。

一色的灰短袍,远远看过去相当叫人震撼,李安远看的目瞪口呆,只顾瞪眼看,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啧啧声。

转移的府军将士一次就有三千余人,岐州港内还有一万多,他们在此之前帮着烧荒,耕田,锄草,几十个一伙,拉着巨大的石碾子压平港口处的土地,修筑码头和道路。

十来天下来,各种大工程逐渐上了轨道,过百艘大小船只昼夜不停的将南安镇民迁移到东藩,百姓已经移走超过十万人,尚有数万人在岐州港,并且还是源源不断的有人往岐州港口来。

大小船只停泊在简陋的码头上,灰袍军人们虽然赤手空拳,却是排成了极为整齐的队列,在哨子声中鱼贯而上,整个上船的动作都极为简单,但李安远回顾左右,对身边的人说道:“中山府军之强,令人叹服。这样的列队上船,禁军差不多能办到,厢军都不成,定会出乱子。这些府军集结尚不足月,就是如此模样了,假以时日,定然会精锐超过禁军。”

“大人所言极是。”

“府军精锐,令人叹服。”

李安远身边的人也是惊叹不已,纷纷附合。

“还是要看钱粮。”李安远看了一阵,沉吟道:“二三十万人迁移,我看歧州这里的帐篷就有过万顶了,到东藩,吃,穿,住,后者都是小事,没足够的吃的,那会出大事的。岐州这里也是一样。”

“嗯。”李安远仿佛要说服自己一样,又强调了一句:“钱粮,至关重要的还是钱粮!”

……

“相处不久,又得分离。”徐子先执着陈文珺的手,神色凝重的道:“苦了文珺了。”

陈文珺面色微红,应该是不太适应当众和徐子先这么亲密。

“到岛上后,小心水土不服,不要轻易外出走动,适应了之后再说。时疫虽然得到控制,仍有人发作,万万小心。”

徐子先却是毫无心理压力,当着众人的面对陈文珺不停的叮嘱着。

又过了几个月,到处开挖的农田水利,河流沟渠,还有大规模的烧荒,应该是破坏了岛上原本的生态环境,可能是蚊虫少了,淡水里的寄生虫也少了,加上喝开水等措施,还有蚊帐,熏香等防鼠,蚊等防范措施,岛上的隔离医院现在只有不到二十个病人,新收治的病人也是极少。

就算再上岸十几万人,防疫的压力也并不大,因为人们已经摸清了瘟疫,并且有治疗的方剂。

“我知道了。”陈文珺摆脱害羞的心理,大大方方的眨着眼,含笑道:“到了东藩之后,我万事不必殿下多操心。倒是岐州这里,接近战场,你才要小心。”

徐子先笑了笑,说道:“我领五百骑,在福建路大约没有人能拦的住,伤的了我。再者,我在岐州以观察和建造为主,第一仗,肯定是我那王叔去打。”

徐子先的话音变冷,面容也变得冷峻起来。

诏使已经从京师返回。

不出所料,徐子先到福建路不久,两府有心扶持,但中山王府明显在福建路根基浅薄,这当口韩钟也不能说摆脱赵王,将战事统率大权交给徐子先这个副大都督。

赵王获诏命讨贼,赐黄钺,总领福建路兵马,为兵马总管。

林斗耀则是奉命配合,统领后勤钱粮诸事。

转运使赵德邦奉命配合,不过中枢并没有调拨钱粮的打算,甚至赋税也是只拖延,并未允准减免。

朝廷也是捉襟见肘,福建路的口子一开,荆南和河南等有流寇为患之地也会有样学样,要是各路都有样学样,朝廷也实在难以支撑。

“大兄保重。”小妹没有多说什么,徐子先也没特意叮嘱,小妹对东藩情形相当熟悉,有她在,陈文珺会很快适应,并且将东藩的王府事务管理起来。

水浪拍击,大船很快起锚升帆,被小船牵引着从江口进入大海,徐子先向妻子和小妹挥手告别。

“首要还是在钱粮。”徐子先对身边的方少群道:“安置流民百姓,盖房舍,修港口,东藩那边要增加耕牛挽马农具,还有修筑房舍,划分定居点,没有二百万贯做不好这些事。有钱就好办事,人心安,军队的士气也会高。新军将士,先陆续招募满二十个军,驻于东藩训练,陆续参加剿匪,压制中部和北部诸社土着,获得实战的经验。数月之后便可用,但首要还是钱粮。”

“王上所说甚是明白。”方少群一拱手,神色略有激动的道:“若一切顺利,年底之前,殿下当掩有福建。”

“嗯。”

徐子先没有多说,眼前流水不止,激浪拍岸,他的一切部置,相当明显,就是退缩,蓄力,准备,然后在赵王失败之后,一下子猛然出击,收拾残局。

退,未必就是胆怯懦弱,有的时候,适当的退去,蓄力,成功的过程反而会加快。

而徐子先的一切部置,都是建立在赵王必败的基础之上,这也是使得很多人感觉怀疑,只有眼前的方少群,坚信不疑。

方少群束手而立,倒是云淡风轻,毫无关系的淡然模样。他对徐子先道:“王上将内事交给李大人他们,就得信任他们,君相一体,方可成事。”

“我知,我知。”徐子先哑然失笑,摆了摆手,不和方少群继续讨论这样的琐碎事情。

不料方少群却又道:“李公厚道稳重,但缜密精细,孔和的小气却是为了公事,部下有事,他送钱最是大方,所以人们表面调笑,其实内心对他无比尊重。这样的人,细致又识大体,所为就不会坏事。傅谦论聪明在众人之上,还有些贪钱,不过进止有度,所以不光是聪明,还是有大智慧的人才。陈佐才他们,更是有的精明,有的厚重,有长于帐目财赋之事的,也有懂得商务经营的,众人又将心思都用在料理东藩大事上,有他们在,其实王上真的不必太担心。倒是调度兵马,潜藏爪牙,关键时刻雷霆一击,挽回天倾,这才是大王此时要考虑的事情。”

“嗯,你说的是。”徐子先恍然一笑,说道:“诚然如此,你说的这些,便是我的优势长处,这些年苦心经营,乃至如此,可笑我还在此忧心。”

“骑兵军尚未成。”方少群不客气的接受了徐子先的肯定,接着道:“骑营关键之时有大用,此外若赵王率禁军败,则接下来大王必定要雷霆万钧之势,一举破敌,否则就是兵祸绵延,数年内不得消停。想掌握福建路,影响荆南荆北和两浙,进而两广云贵,那就相当困难了。是以在下建言,需调诸军前来,将典兵重将和精锐全部调至岐州备战,除刘益率水师留于澎湖,屏护东藩外,余者皆至。”

大战之后,东藩现在的武备其实还是步兵三个军,加水师一个军,加上一个骑营,兵力还在九千人左右。

招募的新军还派不上用场,论战力比警备士都差的多。

徐子先略作沉吟,感觉方少群说的相当有道理,原本是打算用老卒带新卒,历练战场。但流寇确实和海盗不同,其就象是山火,烧开之时真的是万物不存,破坏力极大。而且生命力又是极强,稍有不慎就会再度迸发,再扑灭又得花费极大的气力。

如不用全力,恐怕稍有疏忽,就会万劫不复。

“剿流寇还是要重骑兵。”徐子先想了想,决断道:“马场内多挑一些战马,在各军中挑选骑术过关的将士,不,只要能勉强骑马就行。再组几个能骑马的步兵营,以策万全。”

“王上想的通透。”方少群脸上显露敬佩的表情,这一次他没有再多说,只是俯身一揖。

……

“本月生丝,茶,糖,还有豆类,盐,出脱的货物售得一百一十万贯,扣除本钱七十万贯,纯利在四十万贯左右。”

码头上到处是乱哄哄的人群,李仪和孔和等人在码头上迎接了王妃,众人见礼之后,陈文珺相当大方的勉励了诸多官吏,然后在警备士们的护送下到花溪王府别院去。

数以万计的岛上居民,官吏,将士,还有新至的移民看到了王妃,也看到王妃落落大方,勉励官吏,将士的情形。

这一幕令人印象相当深刻,李仪此时的心境就是极好,尽管身处闹市般的码头,近来的政务繁忙了十倍不止,他的心情仍然是很好。

孔和说了一句,又接着道:“四十万贯,十万贯是转口贸易,将本求利,实在不高。最高的就是盐利,只有万贯不到的本钱。外来的商人还是在排队等着种们发货。”

东藩盐已经完全占领了南方诸路的市场,比官盐好的多的质量,卖的价格和私盐一样,各地的私盐贩子几乎被横扫一空。

对私盐贩子来说,中山王府简直就是生死大敌,他们的活路都被挤压横扫,完全没有了。

但这些人的述求和不满徐子先不会在意,私盐贩子心黑胆大,都是将脑袋提在手里赚钱的狠人,他们多半就是各地的山匪和流贼,有利赚就卖私盐,无利可赚时就打家劫舍,这些人的怨恨正好,坐实了徐子先在士绅们眼里的形象,对将来拉拢人心相当有利。

官盐的份额当然也会有极大的损失,不过总体来说应该在各地转运使可忍受的范围之内。

东藩的盐场扩大了十倍不止,每个月的工钱都快破万贯了,近两千盐工负责二十多个大型的晒盐场,不停的出盐,就算如此,仍然是赶不上外来商人前来购买的份额。

“我已经与陈公(陈笃竹)打过招呼。”孔和对李仪悄声道:“盐票下发,势在必行,现在这样,人人均拿着钱坐等,原本就不是办法。各人先出钱购票,按购票时间来发货,我中山王府的信诺人人应该均信的过,这样一来,每月可以先得数十万贯钱乃至百万贯钱。”

“嗯,”李仪点头道:“此是一。”

“其二,”孔和接着道:“岛上储粮不足,主要是稻米不足。就算油坊榨油不停,咱们的豆子储量还有二百万石以上。我与诸多粮商协商过,咱们以豆换粮,二石豆换一石糙米,或是四石换一石精米,粮食储量不足的麻烦,可以迎刃而解。”

这个思路也是相当不错,其实南方人都是吃米为主,吃面都是吃点扁食,汤饼之类的点心类的面食,寻常时候,有钱人吃精米,无钱的吃糙米,在福建路,澎湖和东藩一直有种豆的传统,但豆子多是用来榨油,只有最穷困的人家才会煮豆子吃,权作充饥之用,就不考虑口感什么的了。

近半年来粮价飞涨,糙米都涨到了两贯一石,豆子这样的杂粮也到了一贯一石的高价,并且民间贫民更愿意购买杂粮。

毕竟豆子营养也不差,比糙米还便宜一半,一石豆子足够五口之家的贫民吃上三个月,当然,前提是还得配大量的野菜,还得有油盐和一定的荤腥摄入,否则的话仍然会慢慢的因为营养不良而死。

用豆子换粮食,其实是李仪的启发,他是打算用榨出来的豆油来换,毕竟人人都知道,盐离不得,油也离不得,每天不沾一点油星,就算餐餐吃饱,人的身上仍然没有力气,做不得重活。

不过榨油出售或是换粮都要一段时间,孔和干脆决定以豆换米,诸多福建路的大粮商都颇为赞同,并且争先恐后的预定份额。

孔和又道:“棉布纺出来的有四万余匹,接下来还会有十五万匹左右,第一季收获有二十万匹,也是相当不错了。”

李仪道:“抽出一艘福船,再派两艘两舰,令陈道坚不必在南安,带着舰队去倭国,将首批棉布出脱掉,建立稳固的商道再说。”

孔和抱拳一礼,说道:“李公这样决断很是,不必等棉布都纺出来再出手。倭人虽然早就沟通好了,但此辈非我族类,还是小心为上。况且大宗棉布,价值二百万贯,也要找到身家丰厚,足够大胆的商人吃下来。我们不能在倭国慢慢发售,耗费时日,回款也太慢了。”

李仪面露坚毅之色,沉声道:“殿下将岛上事务交托给咱们,岂能不多用些心思?移民,打仗等事,没有钱粮就是无根之木,我等只能殚精竭虑,替王上将这些事情做好。”

“是的,下官亦是一般的想法。”孔和没有多说,但他脸上的疲惫与振奋之色交聚,这些时间,又要将事情做好,还要想办法开辟财源,同时负责安顿新至移民,每天管理岛上的钱粮事务,还要开拓财源,也委实是将这个主财计的总管累的不轻。

李仪又道:“傅谦也是累的不轻,等殿下讨灭流贼,立足福建之后,大伙儿应该能轻松一些了。”

“也未必。”孔和微微一笑,说道:“殿下志向高远,抱负不凡。福建路,广南两路,荆湖两路,当是下一步的目标。整合地方,镇守南方,替朝廷守好南方,练好兵马,北上讨胡,这才是殿下最想做的事情。”

李仪面露沉思之色,亦有一些激动。他们陷在繁琐的制造,生产,安顿移民等诸多事务中,涉及到军事,政务,吏治,民生,商务,工业,农业等诸多的产业,几乎是昼夜不停的忙碌着。而所有人心中也是知道,现在中山王府到了一个极为要紧的关口,迈过去,便是另外一番格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